第49章 夜袭反被袭(1 / 1)

转眼入夜,营地里面点起篝火,只是营地外围却没有。

火光照亮了营地,只是营地外面黑漆漆的,如同鬼蜮一般。

整个营地仿佛成了黑暗中的孤岛,唯一的安全区。

黑暗之中,一支兵马慢慢靠近。

大量火把穿插其中,成为周围士卒的明灯。

火把以外的地方,伸手不见五指,这个感觉很糟糕。

一旦不小心脱离队伍,便会完全失去视野,那一瞬间仿佛被全世界都给抛弃了。

在这种环境下行军,对士气的考验同样很艰巨。

“背靠宝华山,只需要面对东南两面的袭击,这个营地选得不错。”队伍之中,为首的将领看向目标所在,大概也只有时不时说说话,才能让心情冷静下来。

他的情况比一般的士卒好多了,至少他不夜盲。

再说,今晚的月光同样很明亮。

“再厉害也没用,他们远道而来,兵困马乏的。这次突袭,定然能将他们打跑!”副将笑道。

“不要掉以轻心,这孙暠从江北回来,怕是打赢了袁术。袁术什么情况,四世三公,袁氏那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麾下兵马数万,这样他都打败了……就我们这水平,是他的对手?”主将摇了摇头。

怕,那是当然怕,可许贡说打赢了,他以后就是吴郡都尉,这不得硬着头皮来么?

“他若真从江北回来,那不是更累么?”副将双眼更是发亮。

对方显然是听说丹阳这边的战况,刚回来就急急忙忙过来支援。

好家伙,休息都不休息,下面的士卒撑得住?

哈,无所谓,反正这对自己这边来说,可是天赐良机!

“也是……”主将淡淡回了句,或许也是在安慰自己。

看到了,地平线上的营火。

黑漆漆一片的环境里面,看到远处的营火,让人仿佛看到了救赎。

夜盲症比例奇高的时代,黑夜仿佛就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风吹草动,甚至是虫鸣蛙声,不仅没有任何浪漫的感觉,反而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加快脚步,他们随时会发现我们!”主将高呼一声,这个距离必须冲锋,否则就晚了。

不如说,大半夜就算要夜袭,本身这边就带着那么多的火把。

只要人家不瞎,不可能看不到,打的就是个时间差。

期待对方已经睡下,就算要起来拿起武器,也需要时间,更别说结阵什么的。

冲着这个时间差,杀入营地里面,然后迅速扩大战果,这才叫做夜袭。

“当当当……”营地里面传来铜锣的响声,这个时候许贡部距离营地还有二百米的距离。

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,再不快点过去的话,那么夜袭也就没有意义。

“冲进去!”只有十米,主将一马当先,冲入敌营之中。

这个举动很冒险,他也知道自己在赌。

可直至他冲入敌营里面,才发现里面……什么都没有!

不不,也不能说没有,营帐篝火什么的都有。

可营地里面最最重要的,士兵呢?!

“糟糕……”将领脑子一片空白,只要脑子正常,都能意识到情况不对。

正要下令撤退,却不想周围的营帐突然冒出火焰。

火势甚至迅速蔓延开来,把整个营地都给点燃。

就这燃烧的速度,营地里面肯定放了不少助燃物。

一开始,这个营地就是个陷阱,吸引他们突袭的陷阱!

“撤退,撤退!”主将高呼,哪怕这个时候,已经有过半的士卒进入营地。

只是大家都注意到这迅速点燃的火焰,眼看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少,他们只能不断推挤,来争取逃脱的机会。

可这样一来,后面的人刚过来,堵在门口,反而挡住前面士卒退出的路。

“好烫,好烫!”惨叫声此起彼伏,所有进入营地里的士卒,彷如深陷人间炼狱。

“救救我,我不想死……”可怜兮兮的哀嚎,然而这并不能影响结果。

“挡我者死,让开,让开!”再也不管什么军纪,此刻展现出来的都是最原始的求生欲望。

好在后面的士卒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,迅速后撤,给前面的人出来的道路。

主要是火势已经完全升腾起来,这个规模的火势,已经完全超出‘营火’的规模。

“诶,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位于后军的某人,突然问了一句。

“还能有什么声音,前面自己人的喊叫声,还有火焰燃烧的熊熊声,再不然就是木头燃烧那噼里啪啦的……诶,好像真的有什么声音!”身边的伙伴正要吐槽,结果真听到什么声音。

有一个问题大家都忽略了,那就是他们冲进来之前,营地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。

可当他们靠近,铜锣敲响之后,营地中间的营火,大量的浓烟冒了出去。

这不是一般的浓烟,放在古代有个专门的名字,叫做‘狼烟’!

早已在宝华山上等待的士卒发现营地里面的狼烟,当即拿出特殊的哨子,吹响起来。

这属于某种滑哨,吹响的时候有些鸟鸣的声音。

在江南,往往是山民用于传递信号的道具。

其声音的特点,会让敌人以为,这只是普通的鸟叫声,却不知道是山民的信号。

同理,当持续不断的哨音传来,山下听不到,听到大概也觉得是鸟叫声。

可山上驻扎的士卒,却是迅速起来,然后穿上甲胄,在军侯的指挥下迅速集结。

正好被蚊虫咬得一身痒包,一肚子的火气正要找地方宣泄,山下营地的敌军,眼看要倒霉了。

“敌军来了多少人?”孙暠在中军,看向山下那些慌乱的敌军。

“人数大概在三千左右,许贡那家伙还是保守了。”身边的陈端看了眼,随口回道。

军侯以上一般都会骑马代步。

毕竟统御的是五百士卒,士卒看不到中军的长官,会很慌。

是以只要数一数骑马的将领人数,大概也能知道有多少人。

“三千……那也只是一半的人数,也罢。都是一群乌合之众,就算还剩三千又如何?”孙暠当即喊道,“祖校尉,令你在打赢这场仗后,假装溃军,杀入敌军大本营。”

“尊令!”祖冲和祖茂结果同时喊道,说完一愣,看向对方,又看向孙暠。

“咳,子扬……”孙暠看向祖冲,忘记了,军中有两个祖校尉。

“子扬,叫你呢!”鲁肃笑眯眯的看向身边的刘子扬。

“咳……”刘晔无语,这个情况明显不是叫他。

无奈是无奈,军中也有两个子扬。

好在这次祖冲是听明白了,当即领命。

至于他麾下五百人打不打得赢三千敌军,他没考虑。

“对了,为了更像是个残部,你的人不能着甲,不能拿朴刀。”孙暠提醒道。

“喏!”就算如此,也没有让祖冲胆怯。

哪怕是赤手空拳,他也能杀出一条血路。

手里没有武器,敌人手里有,抢过来就是!

话说当头,大军已经彻底下了山。

并且在将领们的带领下,包围营地。

也不需要完全包围,包围个半圆就好。

毕竟其他几个出口都被火焰覆盖,敌人只能从一个出口出来。

“敌袭,敌袭!”许贡这边的士卒,在看到大军朝着自己包围过来的时候,终于惊呼起来。

原来一开始,营地就是个诱饵,只是对方为什么会知道,他们会来夜袭?

孙暠当然不知道,问题他可以先布置。

对方来最好,不来他也没有损失。

主要是想到,之前许贡就夜袭过,可能还会故技重施。

“要说夜袭和反夜袭,我……我在说什么?”

孙暠正得意,随即回过神来,猛地一激灵。

最新小说: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